欢迎光临深圳市投资基金同业公会!

东北,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日期:2020-09-04来源:标签:

【灵光一闪】

高收入群体往往会眼睛盯着省会沈阳的房子,想方设法,省吃俭用也得“安排”上一套沈阳的房产。

蒋光祥

前不久因公务去了一趟东北,受大连疫情影响,不敢多跑,只在沈阳和铁岭等几个城市打转。感觉东北相比过去有一些变化,特零散记录备忘之。

移动支付这块,北边微信已经全面领先支付宝。很多街边摊位或者饭店、小超市,包括出租车,只摆出了一张微信的收款二维码,支付宝的二维码连印在反面的待遇都没了。我暗自揣摩原因,一是东北大哥、老妹性子直,嫌放两个磨叽,既然功能一样一样的,有A就没必要再整一个B,另外可能因为对于北边不少客户,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客户来说,微信天天要用,支付宝却没什么打开的理由。日常收入相比南方沿海城市要有一些差距,并没有多少闲钱会顾及理财的需求。不买基金啥的,连余额宝余额也在零左右波动,再说要买这些玩意,微信里面也有,要不是支付宝里面的健康码用惯了,索性卸了APP,给手机省点空间。

在沈阳周边的小城市,当地公务员、国企、事业单位、教师这一群体,工资相对较高。说高其实也就在3000元、4000元左右,但当地新房每平米也就在这个价,即便是当地最高端的商品房,一般也不会超过5000元一平米。意味着这一群体月薪往往足以买当地一平米新房,以致我和当地金融机构的朋友开玩笑,要不要一年工资买个十来套,每个月轮流换新家住。请注意,这还是高品质新房,一般的新房或者二手房价则更低,毕竟鹤岗、阜新等地的二手房, 2万、3万一套的“资源枯竭型”房价这两年已经多次被媒体曝出。不过,这些当地“人上人”除非因故发飙,否则不可能在当地置办这么多的房产,毕竟地方人少,租都租不出去。这些相对高收入群体往往会眼睛盯着省会沈阳的房子,想方设法,省吃俭用也得“安排”上一套沈阳的房产,用来度周末乃至将来有机会作为小孩谋学位。海南置业已经是过去式,一是价格早飞上天了,二是这几年限购也异常严格。不过沈阳这两年的房价即便对于这些小城高收入群体来说,也已经足以让他们体会一把“沪漂”、“京漂”的心情。

另外观察到的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东北本地人往往对本地的银行,主要是冠以当地地名的城商行、农商行,反而似乎不大相信。即便对于50万以内存款几无风险这一点,很少有人不知道。但哪怕本土银行小黑板摆出来的理财收益率高出当地四大行或者股份制银行的分支行一大截,不少居民存款和买理财也是首选大行。这与江浙一带民众一般看到本地银行都会有几分亲切,但凡理财收益率能比大行高一点点,就会首选本土银行的情形不一样。江浙的城、农商行,也很喜欢用“家门口的银行”、“从小到大身边的银行”来打广告,情怀牌打出去好使。这一现象的背后,如果说是东北小城市居民对当地经济的自信程度较低使然,想必也是说得通。

作为每年春晚看赵本山小品成长起来的一代,和“辽北第一狠人”彪哥的粉丝,我对铁岭更是充满了探知欲,本次终于成行。意外的是,赵本山对铁岭和开原(赵的老家,铁岭下辖的县级市)的支持没有我想象中的大,只有《乡村爱情故事》给开原留了一个象牙山拍摄基地。“象牙山也只是开原下面的一个纯农村,除了可以买点山货,里面饭馆多点没啥”,“除了这,老赵对俺们这旮沓没有啥贡献”(当地出租车司机语)。想想,连深圳都有的刘老根大舞台,在铁岭却没开一个,的确也让人感到奇怪。只能理解为墙内开花墙外香罢。

(作者系基金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