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投资基金同业公会!

助残

日期:2018-05-24来源:标签:
来源:深圳商报    2018年05月24日

南翔(作家 深圳)·生活记屑

我们区文联所在的大厦名之“爱心大厦”,这是因为文联与残联同在一栋大楼办公的缘故,残联主要是为身心有障碍者服务的机构,身心有障碍者,需要全社会多多给予爱心。残废、残疾、残障……每一个词语的嬗递,都寓意着文明的跃升,即便只是一小步。据说,台湾有一位残障人士觉得“残障”二字对自己所在一群体缺少温情与尊重,遂倾力推动台湾当局将通用名词“残障人士”改为“身障人士”,后来就有了“台中身障运动会”等等。近读已故《英汉大词典》主编陆谷孙的《余墨集》,其中一篇缕述二三十年前的英语表达,就很注意“政治正确”了:不得歧视残疾人,所以“有生理缺陷的”(handicapped)或“有残疾的”(disabled)等词应由“健康状态与众不同的”(differently abled)代替;不得歧视体态肥胖的人,因而要忌讳“肥胖”这个丑恶的字眼,改称“福态的”(dignifid)或“体积较大的人”(people of size),对这类人的歧视则称之为“体积歧视”或“形体歧视”(shapeism);不得歧视非婚配的性伙伴,因此,“情郎”“情妇”或“情人”之类称呼,不妨一律以“至关重要的那一位”(significant other)取代;不得歧视动物,所以“宠物”(pet)最好称为“动物伴侣”(animal companion)……

记得十七八年前去温哥华,有两个细节给我印象很深,一个是在环球影城,看见影院中间留了很宽阔的通道,原以为只是过道,后见很多乘轮椅的人士直接将轮椅停坐在过道上,始知是为“使用轮椅的人士”——现在有这么一个称谓——准备的,乘坐轮椅的人未必都是病人,有不少属于“体积较大的人”,不良于行者。另一个是在朋友义务做播音的华语广播机构,看到那么一个小小的院落,并无一个残障人士,也配有“使用轮椅的人士”的卫生间。

几年前,我请深圳“轮椅跑者”周宝林给深大文学院的同学做讲座,他的励志故事,令很多同学当场落泪。以他的身体状况,居然飞去雅典,参加古典马拉松国际比赛;他还多次参与国内各地的马拉松。因常年乘坐轮椅,虽然不断参加各种锻炼与赛事,他仍属于“体积较大的人”,这给他带来两个麻烦或痛苦,一个是大腿及臀部下的溃烂,显然是常年挤压所致;另一个是出门的极其不便,且不说各地各种轮椅通道的不畅,仅仅轮椅登机就踌躇万端!我和朋友曾请他外出吃饭,就见他转换轮椅上出租车的艰辛备尝。他的轮椅下面有一个特制的塑料泡沫垫子,那是一个缓冲,无论就医、乘车抑或乘机,最好不要更换轮椅……可并非所有人都能设身处地理解他的苦衷,他就不仅一次碰到工作人员的冷言:叫你换一个轮椅就那么难吗?!

以中国人口之多,残障人士亦多,以最不方便人出行的方便程度,来检验我们的公交、楼宇、街道、商场、娱乐及茶楼酒肆等硬件……才可一窥社会文明与人文标高。日常紧要,涓滴入流,不要等待每年5月第三个周日亦即“全国助残日”才想起有那么一个需要爱心眷顾的庞大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