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投资基金同业公会!

薪水到底涨给谁了

日期:2018-08-22来源:标签:

8月份开始,深圳最低工资标准上调70元,达到2200元。对于普通员工而言,底薪和加班费相加起来,每月实际上可能多拿200元左右工资。这原本是件高兴的事情,很多企业员工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私底下,他们都在谈论着离开深圳的话题,这又是怎么回事?

  笔者长期对制造业进行观察和研究,出于职业敏感,在深圳一些“相对偏僻”的工业区进行走访和调查,主要抽取了如下三个样本:龙华区富士康周边(龙华和观澜厂区附近)、宝安沙井片区、宝安福永片区。调查结果让笔者心生忧虑。

  目前,制造业员工通常有三个选择:一是果断辞职。辞职后的去向,大多数是深圳周边的城市,下半年是加班高峰期,东莞、惠州等企业的工资和加班费总体而言并不比深圳低多少。二是私底下变心欲走。递交辞职信或者联系老乡亲戚朋友,做离开深圳的前期准备工作。三是试探性同公司管理人员沟通,了解公司这次的调薪幅度,如果低于期望值,很大一部分员工打算离开深圳。

  与这些制造业员工深入细聊,才得知,近期他们租房成本上涨30%左右,每月实际需要多支出300-500元。原本城中村是他们栖息的一块“洼地”,哪知如今被集中纳入升级换代,统一装修,统一管理的“高大上”层面。羊毛出在羊身上,所有的成本都将增加到房租上。实际租房的员工们别无选择,要么搬离,要么接受涨租。用员工们自己的话说,“就是个农民房嘛!搞一下就成了公寓了。听起来好有档次,所以房租就贵嘛!”“老板给我们涨工资,从8月份开始,一个月多拿200元左右,都不够上涨的房租。实际拿到手的钱越来越少。”

  作为还坚持在深圳的实体企业主们又是怎样的想法?笔者跟福永怀德片区的一家企业主沟通得知,周边城中村房租上涨,其实从没有停止过,不过从去年底开始涨幅明显,尤其是最近这几个月,在“全国房租集体上涨”的带动下,涨幅较大,附近单房月租金由四五百元直接跳涨到六七百元,有的家私配置好点的还要涨上千元。企业实际上给员工调工资不止一两百元,这位企业主无奈地说,除了按照政府统一的最低工资标准执行外,为了便于招聘和留住员工,会另外支付补贴,根据生产淡旺季在150—350元不等。去年下半年,公司还组建了自己的员工饭堂。只要在饭堂就餐的员工,每天提供中晚餐两餐只需要八元。这个伙食标准在外面一餐都吃不到。不够的部分,由公司补贴。基本上每个员工每个月餐补在300元以上。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差不多一年时间,企业实际支出的每位员工差不多增加五六百元。但是这些并没有让员工受益,而是被“高消费”掉了。所以对于企业而言,也是苦不堪言。企业管理者完全能理解员工的选择,可是企业经营面临的压力和难处又有谁能深刻体会呢?

  进一步深入探讨,面对如今的局面,企业还需持续经营,如何破局是个问题。智能制造改造,车间无人化或少人化趋势,以及搬迁到周边的计划,都将提到企业发展的议事日程。不过企业主们更担忧的是,智能化改造的投入目前信心不足,搬迁费用和厂房装修成本及未来能有几年成本稳定,难以预测。

  估计深圳的制造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将会进一步外迁。这样看来,今年5月份,华为从深圳坂田搬迁一部分到东莞松山湖是有远见的先行一步。